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彭博:張忠謀和台積電

鉅亨網 張祖仁 報導2017/10/09 13:01

史上最有影響力的技術革命之一是以不成功的薪資協議開始。

1984 年,張忠謀的一位友人尋求募資 5000 萬美元設立了一家晶片製造商,他一開始拒絕,直到朋友提出書面提案才首肯。這個人從未加入,張忠謀後來發現他的朋友早就找到一個以他的名義願意工作的工廠,所以只需要一小部分錢。

「這讓我開始了這個單純製造晶圓的想法。」三年後,台灣積體電路製造有限公司 (TSMC) (2330-TW) 開始製造其他公司設計的晶片。「我其實很失望,但也讓我有其他想法。」

這次際遇為台積電灑下了種子,繼續開創了接單製造的模式,並通過迎戰新進業者轉變了整個產業。雖然從英特爾公司 (INTC-US) 對飛兆半導體 (FCS-US) 的巨頭們從上到下承擔晶片製造的任務,但台積電使高通 (QCOM-US)、博通 (AVGO-US) 和英偉達 (Nvidia) (NVDA-US) 等公司都可以專注於設計,並交給台積電生產。

86 歲的張忠謀上週宣布將在明年辭去董事長職務,把他的 1900 多億美元的公司交給助手劉德音和魏哲家。他上周五接受採訪時中討論了他的成就。

「自從我們成立以來,無晶圓廠公司在全球快速興起。」他說,「過去 30 年半導體產業的大多數創新來自無晶圓廠公司。這可能是我最自豪之處,在這個產業帶動很多創新。」

張忠謀在台灣政府的協助下設立了台積電,建成世界上最大的訂製晶片製造商已經 30 年了。這創造了一個世代的產業領導者,提升了台灣經濟的發展。但是在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可能會走開。

業界再次期待著每幾年產業巨變之一的到來:這一次,它正在準備將從汽車和洗衣機到 AR 設備能夠與智能網路連接。中國的全球優勢也有可能對這家逐漸老化的公司產業主導的現況有所影響。

台積電是蘋果公司 (AAPL-US) 的 iPhone 主要晶片製造商,準備花費超過 200 億美元設立最先進的工廠來獲得下一波的增長。這是為了領先英特爾和三星電子 (005930-KR) 的生產必須付出代價。

劉德音和魏哲家接手了一家比當地對手聯合微電子公司 (2303-TW) 大 30 倍的公司,在全球 500 億美元晶圓市場占有率 59%。

但是,保持在產業頂端的奮戰不能中止,特別是競爭對手是資金厚的英特爾、伺機進取的三星,以及北京方面敦促當地的產業龍頭大力投資。張忠謀周五表示,台積電每年花費約 100 億美元研發經費來維持領先地位,但這個花費可能必須上升到 110 億美元。

身為台灣最大的公司創始人,張忠謀被認為是將這個 2300 萬人的島嶼置於技術產業地圖上的國家英雄。台灣出生的 Nvidia CEO 黃仁勛公開推崇台積電打造出一代新興的晶片設計師。

張忠謀 1931 年生於中國沿海的寧波市。他對家族最早的記憶是在日本佔領和國共內戰之前,不斷地在一連串的城市間搬家。他取途香港前往哈佛大學,後來在麻省理工學院 (MIT) 學習機械工程。

1955 年,他在 MIT 畢業後於 Sylvania Semiconductor 找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然後跳槽到德州儀器公司 (TI),在此工作長達 25 年的時間,其間逐漸升職,取得史坦福電氣工程博士學位,最終成為其全球半導體業務負責人。TI 支付了他的學費,這讓張忠謀銘感五內,他也將這份對內部人才的尊重帶進了他 1987 年創立的公司。

「張忠謀非常珍惜人才,如果他旗下一些人加入其他公司,他不會高興。」張汝京說,他一路跟隨張忠謀從 TI 到台積電,但最終協助打造中國的對手半導體製造國際公司中芯國際 (0981-HK)。

目前止為,投資人對新領導階層維持台積電上行軌跡的能力仍有信心。由於預計新 iPhone 和其他產品的需求,其股價今年上漲了 24%。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這讓張忠謀成為億萬富翁。

台積電現在正在滿足其預期的未來需求,從所謂的物聯網的電腦和連接設備,從汽車到家用電器和語音啟動的揚聲器。

據中國海關當局數據顯示,晶片進口量已連續 4 年超過 2000 億美元,中國的晶片需求增長為台積電帶來另一個機會;中國 2016 年進口積體電路金額達 2220 億美元。

台積電在南京一個新的 12 寸晶圓製造廠,距離他出生的城鎮只有 5 個小時車程,幾乎已準備好可以開始大量生產。根據台積電的資十,這是中國第一家能夠使用 16 納米工藝技術的工廠。大多數中國國內公司只能生產 40 納米處理器,數字愈大基本上意味著晶片速度愈慢。

隨著張忠謀退休,台積電將於 10 月 23 日慶祝其成立 30 週年紀念,將演出貝多芬第九交響樂,出席者包括蘋果 COO Jeff Williams、Nvidia 的黃仁勛和高通 CEO Steve Mollenkopf。張忠謀經常提到他對日耳曼作曲家和貝多芬的喜愛,特別是在新聞發布會上。

他說:「我第一次聽是紐約愛樂樂團和 Leonard Bernstein。從那時起,我已經聽過至少 20 次。它的簡單宏偉是我喜歡的一個原因。我喜歡的第二個原因是它也很快樂。快樂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