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7日 星期四

「股神」巴菲特:不會因疫情威脅而賣股票

每日經濟新聞2020-02-25 23:31:12

北京時間週一晚間,「股神」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接受了CNBC(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的採訪,談及了對新冠肺炎疫情、蘋果公司、加密貨幣、波克夏公司等方面的看法,還分享了他的新智能手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對他的重要觀點進行了摘錄。

不應以每日走勢作決定

巴菲特在採訪中表示,雖然新型冠狀病毒導致的疫情「令人害怕」,但股票仍不失為一種好的長期投資方式,他不會因疫情威脅而賣股票。

巴菲特擔任主席的波克夏公司旗下掌管90多家子公司。他坦言,疫情影響了很多業務的開展。「冰雪皇后」冰淇淋在中國的近1000家門店中,許多已暫停營業,還在營業的也幾乎沒什麼生意可做。保溫材料公司佳斯邁威等因疫情遭遇供應鏈中斷危機。不過巴菲特對此表示:「麻煩總是會有,問題是這些企業未來5~10年間將如何發展。」

他還告訴CNBC,已就遏制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和影響所作的努力與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茲進行了交談,並稱後者是他的「科學顧問」。

巴菲特直言,投資者不應根據股市的每日走勢作出投資決定。「你不該因為今天的頭條新聞就買進或賣出手裡的股票。如果你有機會買到自己看好的股票,而且你還可以低價買入,那你就走運了。」他補充道:「你沒辦法通過閱讀日報來預測市場走向。」

巴菲特在這次採訪中表示:「加密貨幣基本上沒有價值,也不會產生任何東西。其價值就是零。我現在沒有任何加密貨幣,而且永遠也不會有。」

CNBC編制的《華倫.巴菲特檔案》顯示,巴菲特用來形容比特幣的詞包括「海市蜃樓」「不是貨幣」和「鬱金香」等。

巴菲特對CNBC表示,繼保險和鐵路業務之後,波克夏公司的第三大業務是持有蘋果公司的股份,「我並沒有將蘋果公司看成是股票,我把它看成是我們的第三項業務。」

上週六,巴菲特公佈了一年一度致波克夏股東的信,其中透露公司在年底時持有蘋果公司股份的比例為5.7%。而該公司2019年12月31日提交給政府的文件顯示,波克夏持有蘋果公司超過2.45億股股份,市值接近720億美元。在過去一年裡,蘋果公司的股價上漲了約80%。

「這可能是我所知道的世界上最好的公司。除了保險和鐵路業務,這是我們投資中出資額規模最大的業務。」巴菲特說道,自己已經用iPhone 11替換了三星Haven翻蓋手機。

「我對我們擁有的銀行感覺很好。與其他大多數股票相比,它們非常有吸引力。」巴菲特表示。

縱觀波克夏的投資組合,銀行是其重要組成部分,總價值超過2480億美元。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位列波克夏重倉的前15家公司之列。

波克夏公司目前的現金餘額為1280億美元,這讓一些投資者質疑這位「奧馬哈先知」為何沒有讓公司的資金投入運作。「我們想多買點」,在被問及手頭現金時,巴菲特這樣表示。

美10年期國債反常下跌

近年來不斷有人質疑,89歲高齡的巴菲特之後的時代,波克夏會發生什麼。對此巴菲特半開玩笑地表示:「不管有沒有我,波克夏本質上都是一樣的。我的附加值不高,但我不認為我在減值。」

「股神」還談到了波克夏公司分拆的話題。他指出,儘管有人表示,如果波克夏公司分拆,其業務可能會發展得更好,但他認為這實際上對業務不利。巴菲特表示:「你當然可以有分拆……但如果沒有非常可觀的稅負,整個企業就無法運轉。分拆不會產生收益,但將這些業務組合在一起會產生非常寶貴的協同效應。」

他補充說:「如果我們只是宣布,在未來24個月內你可以進來收購我們的任何業務,只要你是那個出價最高的人,那這件事情不會產生利潤。」

在談到近期風口浪尖上的卡夫亨氏時,巴菲特表示:「我認為卡夫海因茨應該還清債務。在目前的情況下,它似乎能夠以合理的利率支付股息和償還債務。」

2015年7月,Heinz跟Kraft合併,但合併後的公司在收入和利潤率增長方面均落後於同行,並且未能跟上快速變化的消費者口味和購買習慣。數據顯示,自合併以來,卡夫亨氏的股價累計下跌了62%。根據波克夏公司最近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13-F備案文件,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它仍然擁有卡夫亨氏的全部3.25億股股份。

在這次致股東的信中,巴菲特沒有討論卡夫亨氏公司,但在CNBC的訪談中他終於開口了,表示:「它有太多的債務,但並不是無法償還。債務持有人將得到利息,而且債務將在年底前減少。我想卡夫亨氏會並且可以保持現在的股息。」

波克夏一直在出售其在富國銀行(Wells Fargo)的股份,巴菲特對此表示,該行的處境是一個非常經典的教訓。

也就是說,該公司本應「立即」抨擊其虛假賬戶醜聞:「他們的激勵體系顯然非常愚蠢。如果沒有忽視這些不良做法並且立即處理,它的股東們無疑將過得更好,而現在的情況就是一場徹底的災難。」

隨著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2016年7月以來的最低水平,巴菲特表示這是「非常不尋常的情況」,「當每年通貨膨脹率為2%時,以1.4%的利率借錢給美國政府是沒有意義的。政府告訴你,我們會給你1.4%的利率,並對你徵稅。但另一方面,我們估計會以每年2%的速度使這些錢貶值。所以這些都是非常不尋常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