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

長遠眼光(選股戰略)

本書分成三個部分,第一,準備投資、第二,挑選贏家、第三,長遠眼光。彼得.林區在這個行業二十年,相信任何一個尋常人,只要動用百分之三的常用腦力,就能和華爾街上一般的專家在挑選股票上有一樣好、甚至更好的表現。本篇我約略介紹「長遠眼光」。

我聽過別人說,一年從股市賺取25%或30%收益他們就滿足了!滿足?如果有這種獲利率,他們不久就會和日本人及貝斯兄弟(德州著名投資者)一起擁有半個美國了。即使20年代的大亨也不能保證永遠有三成的成長率,而華爾街當時是由他們所操縱的。

某些年裏你可以有三成的獲利,有些時候只有2%,甚至會有兩成的損失,這是常態,你必接受這樣的事實。

高期望有什麼錯?如果你期望年年有三成的收獲,那麼你會覺得受股票所欺,因而備感沮喪,你的不耐煩會讓你在錯誤時機放棄你的投資。或者更糟,你為了追求不切實的幻想,會冒不必要的風險。唯有抓住投資策略,不受好年頭或壞年頭的影響,你的長期投資才可能有最大的利潤。

多少股票才算太多?
長久以來,投資顧問一直分成兩大陣營,傑拉得.洛伯派宣稱:「把你所有的蛋全放進一個籃子裏才是上策。」安德魯.托拜斯則認為:「千萬別把所有的蛋放進一個籃子裏,籃子底也許有破洞。」

如果我的籃子有一個是渥瑪超市,我會很高興所有的蛋都在裏頭,話說回來,我可不想在大陸航空的籃子裏冒險。如果我有五個籃子——修尼、有限服飾、佩波男孩、塔克鐘和國際服務企業公司——我發誓,分散投資絕對是上策,但如果還有雅芳或瓊斯曼維要分蛋,那麼我寧可挑個當肯甜甜圈之類的單一股票。

重點是,別倚賴投資多少家才合適這類的主張,數量多寡不是重點,全視這些股票的表現而定,每項投資都是一項獨立案。

在我看來,如果(一)你占了某種優勢,(二)你發現某個令人興奮的跡象,足以通過所有的研究測試,那麼股票投資實在是多多益善。或許只有一種股票有此優勢,也許有十幾種,也許你打算全力應付起死回生股或資產股,因此買了幾種這類股票;又或許你對某種起死回生股或資產股有特殊了解,因此單單買這一種股票。只為了分散投資,就把資金分散到你一無所知的股票去,是完全沒必要的。愚蠢的分散投資是小投資人的致命傷。

也就是說,只買一種股票並不安全,因為你即使做了功課,仍然可能眼看你挑的股票遭遇不測。投資組合不大時,我會覺得投資三到十種股票比較安心,這有幾點好處:
  1. 如果你在找十壘安打,那麼你買的股票愈多,碰到十壘安打的機會便愈大。幾種潛力無窮的快速成長股中,跑得最遠的股票是哪一種,可能會完全出人意表。
  2. 你擁有的股票愈多,資金流轉的彈性便愈大,這是我的重要策略之一。通常我會投資一、兩成至穩定成長股,另外一、兩成放在循環股,其他的放在起死回生股或快速成長公司。作用是讓我做定期觀察,看看哪些股票帶有後勁。我在各種領域中找機會,如果找到的機會在起死回生股而非快速成長公司,那麼我會在起死回生股上做較大量的投資。如果次級股發生了什麼好事,讓我信心大增,那麼我便會把它變成主要投資。

把錢分散在各類股票上,是另一種降低投資風險的方法。假如你已經做過該做的功課,並且以合理價錢買了幾家公司,那麼你已經把風險降到相當低的地步了。你的投資組合應隨你的年齡做調整,年輕的投資人有一輩子的賺錢生涯在眼前,因此可以冒險找十壘安打,年長一些的投資人則必須倚賴其投資過生活,必須稍微謹慎一點。年輕的投資人可以等待,因此在找到成功的股票之前,可以做點實驗,也能承受錯誤。各人的情況不同,究竟該如何分配投資組合的比例,全視你自己的條件而定。

為雜草澆水?
有些人喜歡把「贏家」——上漲的股票——賣掉,而把「輸家」——下跌股——留下來,這好像是拔掉鮮花,只給雜草澆水。有些人正好相反,留下贏家賣掉輸家,結果也不相上下。

兩種策略都不理想,因為都緊跟著股票價格走,把股價當成公司的基本價值的指標。(塔克鐘在1972年時股價下挫,這並非該公司情況不佳,出問題的只是股票而已,該公司當時的營運好極了。)我們可以看到,目前的股價完全沒有反映一家公司未來景況的能力,有時候,股價甚至會和基本面的內容所反映的實況逆向而行。

在我看來,比較好的策略是依照股價與故事間的互動關係調整你的資金流動,比方說,如果穩定成長股漲了四成——已經是我預期能得到的成績了——而該公司並沒有發生什麼奇妙的事情,讓我預期任何可能的驚喜,那麼我便會賣掉它,換一種有意思而價位並未上升的穩定成長股。而在同樣的情況下,如果你不打算全部賣掉,不妨賣出一部分。

成功地在幾種表現平平的穩定成長股之中買進賣出,所得結果可能與獨守一個不錯的贏家一樣:六個三成成長率的股票合起來,相當於一種四壘安打,六個兩成五成長率的股票合起來,則接近四壘安打的成績。

快速成長股只要還在成長和擴張,眼前也沒有明顯障礙,我通常會長期持有。每隔幾個月,我會檢查一次故事,看看是否和我最初聽到的相同。如果兩個快速成長股中,有一種漲了五成,故事便開始顯得有些可疑,於是我會把錢拿出來,轉進下個股價還未上漲的快速成長股,因為後者的故事聽起來比較好。

談到循環股和起死回生股,基本面壞和價格上漲時就該賣出,改買基本面好而價格下跌的。對我而言,股價下跌正是大量買進尚未發揮潛力及表現遲緩的好股票的最佳時機。

如果你無法說服自己:「下挫25%時,我就是買者。」卻老是想著:「下跌兩成五,我就要脫手。」那麼你永遠無法在股市賺到豐厚的利潤。

停損點?
我前面提過的種種理由已經說明得很清楚,我一向反對「停損點」,在預定的價位上自動喊停,通常是在股價比買進時跌了一成,這是很不智的。不錯,在下挫一成時喊停,你的損失便只有一成,但由今天的股市狀況看來,每種股票似乎都有跌一成的紀錄,為什麼百分之十這個「停損點」竟有讓股票必跌一成的效果,實在令人不解,而賣掉股票後,你不僅不能保護自己免於賠錢,也讓賠錢變成必然的結果,遵照這類停損點,你會喪失在塔克鐘上賺十倍的機會。

給我一份遇到10%跌幅就拋售的投資組合,那麼我就能讓你看到一份正好賠10%的投資組合。你喊一次停,就等於情願以低於目前市價的價錢賣出股票。

另一件讓人不解的事情是,股票往往在下挫一成後便開始一路上揚,而謹慎的投資人早已賣掉了。在價錢下挫時喊停,根本沒有保護投資的可能,價錢上漲時,脫手也不是好策略,如果我認定「漲兩倍時就脫手」,便永遠碰不到大贏家,因此也不會有機會寫這本書。

守住股票,觀察動靜——只要原來的故事仍然不變,或者變得更好,你都應該留在原位——等上幾年,得到的結果會讓你驚訝不已。

結語
我買過一本書,其中作者是台灣知名的財經部落客。他是擅長總體經濟分析,他早在2007下半年就開始提醒網友應該趁早賣出股票,網友反而諷刺他說股市一直還在創新高,聽你在鬼扯。2008年發生金融海嘯,他完全躲過,他事後稱作自己當時為「空手的勇氣」。這種人可算是「先知」。

那有沒有另一種人,我們可以先叫他做「笨蛋」,當時非旦沒「停損」賣出任何一張股票,反而卻一直買進,而那個人就是我。

但事後來看,雖然2008年我滿手股票,帳面上賠了很多錢,但2009年底結算下來帳面上損失都回覆了,反而倒賺快接近三成。也就是說,我雖然是個「笨蛋」不是「先知」,但只要我有「長遠眼光」,仍可賺到錢。

我並不是建議讀者和我一樣每當股市發生大跌,都不賣出股票,而是要記住彼得.林區說的話:「不論一天跌508點或108點,好公司最後總還是會成功,而平庸的公司會失敗,投資人的獲利則會因為投資不同企業而有所差異。」而我當時熬過2008年的金融海嘯,也是因為我挑對了公司。

有關書籍的介紹,請參考作者、出版社、內容簡介
更多的理財書目,請參考汪汪書架的書–理財書籍